在隐私、安全、便利之间寻找平衡 人脸识别边界

在隐私、安全、便利之间寻找平衡 人脸识别边界
2019-11-12 10:44

  在快速推广中,寻找隐私、安全和便利三者之间的平衡点

  人脸识别,边界何在?

  经济日报·中国经济网记者 陈 静

  在河北邯郸市滏东美食林超市,一名消费者正展示“刷脸支付”后打印出的购物小票。 (新华社发)

  日前在上海举行的GeekPwn2019国际安全极客大赛上,两位选手在参加人脸识别攻击模拟赛。 新华社记者 陈建力摄

  属于计算机视觉的人脸识别,几年来取得了突破性进展,成为人工智能最热门的风口之一——刷脸支付、刷脸取快递、刷脸安检、刷脸入住酒店……“靠脸走遍天下”正在成为新技术带给人们生活和工作的“新常态”,一个个新的应用场景被开发出来。

  因为不满动物园强制入园“刷脸”,浙江理工大学特聘副教授郭兵将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告上了法庭,理由是“保护隐私”。围绕这起“人脸识别第一案”,人们展开了对人脸识别技术边界的大讨论。

  如今,我们的脸成了钥匙、公交卡、身份证……来自国金证券行业研报显示:全球40%的人工智能企业都涉及计算机视觉。另有市场咨询公司预测,2019年全球人脸识别市场的规模预计为32亿美元,到2024年该市场规模将达到79亿美元,复合年增长率高达16.6%。

  但是,花海之下亦有荆棘。今年8月,人工智能换脸应用“ZAO”因违规收集人脸信息引发风险争议;今年9月,旷视科技因为几张演示教学监控人脸识别应用的PPT被骂上了微博热搜。全球范围内,争议同样存在,亚马逊的人脸识别门铃专利因涉嫌侵犯隐私遭到强烈抗议,微软则索性删除了自己最大的人脸识别数据库。

  在隐私、安全和便利三者的平衡上,人脸识别技术到底应当恪守怎样的“游戏规则”?

  “不知不觉”的“识别”

  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对郭兵的回复颇有意思,动物园称,之前郭兵办理年卡时已经登记了真实姓名、电话、住址和身份证信息,甚至采集了指纹,“为什么只有人脸识别算作侵犯隐私呢?”

  这实际上说出了公众对人脸识别的担忧之一。尽管都是生物识别手段,但指纹识别必须当事人主动配合,而人脸识别却可以“悄无声息”完成。一旦人脸信息被泄露或者滥用,就意味着个人合法权益有可能不知不觉地遭受侵害。

  一系列对人脸识别的争议正来自这个“不知不觉”。比如人脸识别在教育领域中的应用,此前,中国药科大学表示要试点在教室安装摄像头刷脸考勤,并对学生课堂听课情况全面监控。“这些应用的做法很类似,就是每隔一段时间用摄像头扫描一次学生的脸,采集和分析他们的姿势、表情,并以此作为判断的依据。”教育部科学技术司司长雷朝滋随后回应称,要对人脸识别或者肢体识别的教育应用加以限制和规范,并希望“学校慎重使用”。

  那么,从法律上讲,人脸信息到底如何定义?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对此解释说,根据《网络安全法》相关规定,人脸识别信息属于“直接可识别”到个人身份的信息。所以,“人脸识别信息的性质并非知识产权的大数据,而是被依法纳入到隐私法范畴的个人敏感信息”。

  在保护个人隐私方面,使用人脸识别信息的大原则也正是与“不知不觉”相对应的“知情同意”。中国法学会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表示:“经营者必须要在确保信息安全的前提下,事先经过消费者同意并告知其使用方式和使用范围后,才能采集人脸信息。”朱巍则补充说:“用户应充分知情,并保障自己的选择权和退出权。此外,用户应享有删除权、更正权、控制权和注销权,这些基本权利是个人信息合理使用的前提。”

  “刷脸”是否安全

  除了对隐私的担忧,公众对人脸识别技术另一方向的忧虑来自于技术本身的安全。此前,浙江小学生发现打印照片就能代替“刷脸”,骗过小区里的丰巢快递柜的新闻,似乎正是其“不靠谱”的写照。

  但果真如此吗?与对隐私的担忧相比,对“刷脸”技术本身安全性的忧虑却有恐慌之嫌。有人脸识别专家告诉经济日报记者,实际上快递柜能被照片蒙骗,主要是因为其中并未加入活体检测技术,“如今连活体检测都不用就敢‘放出来’的人脸识别技术应用相当罕见”。